位置 :  主页 > 钢管聚焦 >

资本退热 共享单车回归商业本质

  当年3月, ofo小黄车拿到了天使轮投资人唯猎资本的 100 万元投资。9月,1000多辆印有ofo小黄车标志的单车投入北大校园开始运营,师生需付99元押金,此后每使用一次ofo小黄车支付0.5元。
 
  同样是2015年,胡玮炜接受投资人李斌的邀请,创业做起了摩拜单车。同年12月,首批200辆摩拜单车在上海五个地铁口测试投放,用户需付299元的押金,每使用一次摩拜单车支付1元。
 
  8月22日,ofo小黄车宣布在APP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,在扫码开锁页面植入短视频广告。这是ofo小黄车继6月对押金及骑行计费做调整后的又一个商业化动作。
 
  共享单车“免费骑”的时代也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渐入尾声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如今,无论是摩拜单车、ofo小黄车还是小蓝单车、哈罗单车,都把精细化运营放在了首位。
 
  2015年,是孕育共享单车的一年。
 
  一个选择相对封闭的校园,一个选择开放的社会,两大共享单车品牌迅速发出了萌芽。并且在几个月之后,搭上了资本的快车,开始在全国市场上一路狂奔。2016年底,ofo小黄车走出校园进入社会,与摩拜展开正面竞争。
 
  “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共享单车是刚性需求,在发展早期,通过它们在一定区域的运营情况,资本方验证了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是可以实现盈利的。”一位接近早期投资方的人士向记者揭示了早期资本进入的原因。
 
  彼时,除了头部的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之外,还有众多的中小共享单车企业和资本玩家也加入这场“狂欢”。由于行业过于火热,业内一度担心单车“颜色不够用”。而共享单车企业之间的竞争摩擦一度升级,不同颜色单车的较量曾被戏称为“彩虹大战”。
 
  ofo小黄车是在2015年12月拿到了Pre—A轮的融资,之后每隔几个月就会有新的融资发生。ofo小黄车在2016年完成了5轮融资,2017年完成了5轮融资。摩拜单车是在2015年10月拿到的A轮融资,2016年完成了4轮融资,2017年完成了5轮融资。作为中国共享单车第一阵营的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的融资总金额均超10亿美元。
 
 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提供的共享单车融资数据,截至2017年底,共享单车平台目前已经获得资本融资超过170亿元。
 
  资本疯狂涌入之后,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随之进入疯狂的状态“融资—烧钱扩张—再融资”。共享单车头部玩家迅速在全国甚至一些海外城市铺开市场,为了更快地圈用户,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在2017年相继祭出免费骑车,甚至推出免费骑车加上拿红包的活动,以烧钱迅速扩张跑数据量。
 
  据第三方研究机构比达咨询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底,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1886.4万人,与2015年的245万人相比,呈7倍的爆发式增长。其中用户主要以在校大学生、年轻的上班族为主,并且主要在一二线等人口密集城市集中。2017年,随着一二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市场趋于饱和,共享单车企业迅速向三四五线城市下沉。据猎豹全球智库数据显示,2017年全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活跃用户渗透率增长了6倍多。
 
  “资本是看数据说话的,不太关心企业是否能实现盈利。”上述人士告诉记者,“尤其是中后期资本,投资时考虑的是投入产出比能放大多少倍,当投资收益符合预期时,投资方就会考虑退出。”
 
  “在资本的助推之下,共享单车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商业的本质。” 丁道师表示,“不过,资本是一把双刃剑,没有资本的作用,共享单车可能发展10年甚至20年都达不到过去一两年的发展,资本就好像快进键一样,加速了这一行业的发展、整合和淘汰。”
 
  在大发展时期,一些资本管理、运营管理能力不足的企业逐渐走向了覆灭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共享经济与生活服务O2O助理分析师陈礼腾表示,目前已经倒闭、停运或是转让共享单车的平台已经有60余家,加上未披露的平台应该有百家。
 
  速途研究院原院长、独立科技分析师丁道师对记者表示,如果不进行疯狂扩张,共享单车商业模式本身可以实现盈利。
 
  赚钱还是赚用户?
 
  取消烧钱补贴大战
 
  共享单车行业在2017年下半年进入寡头竞争时代,资本逐渐退烧而将目光转向其他的领域。
 
  除此之外,由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引发的押金难退问题,让整个行业的押金监管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。而在共享单车市场发展初期,不少人认为,共享单车的盈利关键是押金,而各资本进入共享单车市场也是看好其坐拥几十亿元的押金池。但随着监管的到来,押金监管逐渐规范,通过押金获利的途径被堵死。
 
  进入2017年冬天,仍然存活着的共享单车企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。
 
  根据摩拜单车在2018年4月卖身美团之前流出的财务报表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,摩拜单车持有现金37.52亿元,欠供应商10亿元。另外,鉴于单车报废导致订单规模下降,为了维持订单不下滑,需要每年投入8亿~10亿美元的运营费用和固定资产投入。可见,当时摩拜单车的资金链处于非常紧绷的状态,资金危机为摩拜卖身美团埋下了伏笔。
 
  2018年春节过后,为了“自救”,ofo小黄车与摩拜单车之间轰轰烈烈的烧钱补贴大战悄然终止,ofo小黄车关闭了1元月卡购买通道,摩拜单车也停止了月卡优惠政策,两家均恢复到包月20元、包年240元的价格。
 
  共享单车逐渐回归到向用户收取租车费用的最基本模式。摩拜、ofo、哈罗单车方面均对记者表示,正在精细化运营方面发力,这一方面是希望扩大租金收入,另一方面是希望降低管理及运营成本。
 
  中泰证券曾以北上广深4个一线城市平均15万辆和40个二线及准二线城市平均8万辆单车进行估算,每辆单车平均每天被使用3~4次,行业年租车费收入空间将超过50亿元。
 
  不过,在行业野蛮发展期,共享单车在城市运营的数量也是暴涨,2017年9月,北京市共有235万辆共享单车,之后北京市对共享单车数量开始进行管控。2018年8月,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共享单车减量调控方案,将共享单车发展数量上限确定为191万辆。
 
  数位不同品牌共享单车的城市运维人员告诉记者,车子使用率高收入才会高,每天都需要分配和调运共享单车,最大化的让用户接触并使用共享单车。
 
  “有时候节假日为了保证交通,就得通宵达旦的加班。”一位张姓运维人员告诉记者,除了调度共享单车之外,还需要配合城管和交警等执法部门处理相关事故,另外还需要引导用户规范用车及停车。
 
  相较于已经投身美团的摩拜单车,背靠阿里的哈罗单车,夹缝中寻求独立发展的ofo小黄车不得不扩大商业化变现的方式。今年5月开始,ofo小黄车一方面相继取消了武汉、石家庄、福州、长沙等多座城市的信用免押金,一方面在部分城市区域调整了车费的收费标准,采用起步价+分钟+里程的计费标准,提高单车使用费用收入。此外,在广告变现上,ofo小黄车也显得最为积极,而摩拜方面则对记者表示,除了精细化运营之外,暂时不考虑商业化变现。
 
  8月22日,ofo小黄车宣布在APP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。此前,ofo小黄车曾探索过车身广告、品牌定制车,以及APP内的开屏广告、弹窗及骑行结束页广告等。不过从去年开始,北京、上海等部分城市相继出台了共享单车发展的指导意见,明令禁止设置商业广告。